中广艺术网
首页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从杜月刚在电视剧《红旗渠》中的表现说起


发布日期:2021年11月19日编辑:本网记者保护视力色:

作者/许卫国:杜月刚是北京人,出生于大户人家,成长在大都市,在影视编导演方面颇有名气。而今天看到他在电视剧《红旗渠》里扮演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南山村老农的角色,如果和他不熟悉,我会以为这个角色是从当地老百姓那里请来的“群众演员”,我不仅仅是说他外表太像一个老农,而是他的面部表情和眼睛里透露的内心世界,与时代、与环境、与剧情等是那样的水乳交融,在不知不觉中就把我们带进那个情境。有时甚至会忘了剧情,而关注他的表情。

有人说,杜月刚演什么像什么,我想这不仅是他的深厚的艺术修养和倾心的实践,更关键他有一个影视艺术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就是首先要对得起观众,要把自己所表演的角色给观众留点什么,文艺可以没有功利,但有功能,其折射的真、善、美的光辉,就是引导人类积极向上,社会进步的灵魂。这使我想起杜月刚参加的一次“特殊宴会”。

今年五月初,杜月刚在横店拍片休息之余,驱车来到我的老家泗洪县,那天,雨过日出,天气热了起来,田边小路泥泞尚在,我带他到农村去采摘。一般人会认为:这么有名气的,又是首都来的“洋人”,怎么会在那蚊蝇翻飞的牛粪堆旁边挖野菜?怎么能在闷热的、直不起腰的大棚里摘草莓?而且干的像模像样,鞋子沾满黄泥,头上汗流如雨,如果不是穿件时髦的冲锋衣,看上去他就是个农民大伯。

中午吃饭就更有意思了。在世俗的眼光里,这种人,宾馆就是他第二故乡,宴会厅定是他们根据地,而我偏偏把他带到一个空旷闲置的野外仓库里。里面仅有四个长板凳,一张老旧的木桌子,地上已数日没有打扫。仓库西头靠墙斜搭一间小屋,里面有两口草锅。两个农村妇女,一个负责煽风点火,一个负责添油加醋,一阵烟熏火燎之后,端出四个菜,一盘豆芽菜,一片韭菜炒鸡蛋,一盘豆腐,一盘红白相间五花肉切片,炒成灰墨火色,那妇人说,这肉就给一点酱油和几片生姜。接待我们的民间老艺人老刘拿来一瓶普通的白酒,没有酒杯,就用小碗代替。

至此,若搁别人,就算当地一般老百姓见到这个招待场面,也会觉得不太合适。且看此时的杜月刚,和老农并肩坐在一条五寸宽的板凳上,一双很不讲究的筷子,放在满是油渍的桌子上,没有筷托,也没有餐巾纸,春天风大,时有旋风裹挟灰尘卷进门里,杜月刚面对一切视而不见,拿起筷子就吃,端起小碗就喝,没有迟疑,没有做作,没有顾忌,夹起一块菜时没有左顾右盼,战战兢兢又不情愿的下咽,而是以大快朵颐的动作,让那些农民兄弟姐妹看了高兴,因为这是对他们的热情和劳动充分的肯定。他边吃还边说,好吃,好吃。还连连表示感谢,让他们感到鲜有的快乐和亲切。杜月刚和他们有说有笑,好似在家里,也好似和几个铁哥们在一起吃饭,而且像是盛宴。如前所说,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外人一定认为是几个老农民在聚餐。而且是生活水平很一般的农民。

回到杜月刚的表演上,在电视剧《红旗渠》中他有一个起身动作,一个细节是他起身还没有迈步,即把挂烟袋的绳子绕到烟袋杆上,就这一个细节,就体现出他对生活的观察细致力和感悟力。一个活脱脱的的、长期抽旱烟的、寡言少语的老农形象就出来了。就这一个“绕”,就使他在此剧中令人注目——这是很多人都这样说的。我开玩笑说他,总是无意中抢了别人的戏。

有人说杜月刚为什么演什么像什么?工农兵学商,三教九流,一旦进入角色,就成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且个性鲜明,各位就从他跟我那次“赴宴”,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了。记得别林斯基曾经说过,在真正的艺术作品里,一切形象都是新鲜的,都具有独创性,其中没有哪一个形象重复另一个形象,每一个形象都凭他特有的生命在生活着。

我觉得杜月刚做到了别林斯基所说的那样。


来源:中广艺术网

下一篇:鲁石【打印本页】【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