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艺术网
首页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百科

筚路蓝缕行且歌——追忆党的好干部吕有吉


发布日期:2020年11月04日编辑:本网记者保护视力色:

“庄山悲泣,河水喑呜;大吕无音,黄钟失律“——公元2020年10月6日12时,一位为党奋斗了五十余载党的好干部吕有吉,匆匆走完了他苦辛而无悔的72岁人生路,悄然辞世!身后,徒留一行汗湿而闪光的脚印......

噩耗传来,他的故乡庄河一片悲声;他钟爱过的庄河人无不为这位党的好书记、大善至诚的好儿子顿首叹惋!笔者作为与他深交30余载的老友,一时间竟夜不能寐、泪水湿襟,难忍手足之痛!应《大连日报》副总编王晓飞之邀,匆匆泪笔书下此文,以作追颂!

餐风饮露苦亦乐

吕有吉,1944年9月生于庄河县平山乡,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儿子,浑身上下都始终散发着浓重的乡土味道,从未改变,他身上绝无半点骄娇之气,他的人生就是一首始终没有休止符的《奋斗之歌》。

吃苦为乐是他恪守的人生底线。1964年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早早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成为一位名戎马疆场的军人。参军期间,他勤奋习武,志存高远,脏活累活总是抢在前头无怨无悔,在部队上下赞声一片。他当兵5年,先后立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这在当时那个“力争上游”年代实属不易。

▲ 军旅生涯时的吕有吉

1969年,吕有吉复员回家乡平山做了一名乡干部。他从最基层的秘书做起,踏踏实实工作,很快就受到组织的重视,先后提拔为宣传委员、副书记,后来又成为一名庄河历史上最年轻的党委书记,开始了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苦旅。

吕有吉当书记,从来没有把自己看成大权在握的什么“官儿”,他一直说,“我就是一个大服务员,有事儿你找我。”不想,这淡然一语居然成了他一生为党、为人民、也是为朋友的一个长情承诺!

▲ 他在农业学大寨,兴修水利时与同志们合影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旅大市(现大连市)为大力发展设备农业、解决大连人吃水难题,决定在水利资源最富集的庄河县搞“农田水利建设大会战”,兴修碧流河水库,当时这是旅大市“天字号工程”,刚刚30出头的吕有吉被旅大市、庄河县党政领导列为“排头兵”,冲在“大会战”第一线上,与成千上万庄河百姓一起肩挑手推垫土石方,硬是靠铁锹镐头土筐手推车一滴血一把汗地把库容7亿立方米的旅大市“天字号”工程给修起来了!后来,他又相继参加了兴修英那河水库、“东西跨工程”等多项大中型水利工程,被干部群众亲切称为“水利书记”。在庄河县、旅大市的新农业发展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后来也了成为刘德才、魏富海、张有山、石宝礼等老领导、老功臣挚友!

国家进入改革开放以后,吕有吉以其丰富的农村基层工作经验和出色的工作业绩被党组织提拔为农委副主任、履新的他思维敏锐,紧跟时代步伐,迅速带领干部群众进入了现代农业、市场经济的转型入市大开发中。他在大连地区率先搞起了现代品牌农业。他首先在自己的家乡金线沟村创立了草莓专业村、平山草莓专业生产基地,推动搞起草莓销售大集,成为当今庄河市全国现代草莓产业示范基地的创始奠基人。后来他又先后首创推出了“红果大米、金晓牌大骨鸡、歇马杏、绒山羊”等数十个农业品牌,许多已成为省、全国驰名商标。庄河市诸多现代品牌上都凝结着他的心血。因此,他曾多次被评为大连、庄河市模范共产党员、劳动模范,大连市最佳公务员。大导演张纪中还亲自执导,把他作为电影《冰峪沟》主角牛万成的生活原型。

▲ 庄河大骨鸡

勤勉无私鼓与呼

许多人都知道,吕有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从农村基层闯出来的“土干部”、“实干家”;却鲜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位衷情于艺术、执着于文化苦旅的文化人。他一生酷爱文化艺术,不求沽名钓誉,只求为社会、为他人鼓与呼,一片赤心可对天!

他出身寒门,一生勤奋好学、潜心苦读,硬是将自己一个文化底蕴并不厚重的乡村“土干部”修炼成“出口四六句”、下笔“诗辞歌”的当地文化名人。他长期醉心与文化结椽,而其创作冲动岂是一个“醉”字了得!大连日报资深报人高连仲总编辑直接称他“痴”。配合他一起工作的干部常都非常喜欢他,因为他开会一般不用别人熬夜写成稿,人家自己会写、愿意写,有时开会甚至不用拿稿,张口就来,而且偏好“四六句”,绝对押韵合仄,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成为庄河市楹联家协会主席的缘由!他讲话入情入理,口若悬河,感染力极强,听他讲话绝对不瞌睡。他把自己这个独门绝技淋漓尽致地运用到了他对庄河地方品牌的推广宣传上,直宣传到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海内外,为庄河赢得了满堂彩和大把利润,然后自己却悄悄地躲在报纸堆里爬格子,一声不响,那叫一个“清高”!

他为人低调清高,而文字却极度高调张扬。他不管如何忙得不可开交,他总能在休息时间挤时间“爬格子”,乐于做“苦行僧”,他图的就是为庄河形象鼓与呼。他一边下基层,一边留心基层的新鲜事儿、重要要事、老百姓难心事,回来后就毫不停歇地把所见所闻所感写出来,然后装进信封,再贴上八分钱邮票寄出去。久而久之,他所撰写的各种文章便开始在全国各大报章杂志刊登,一写就是30年,成为庄河市屈指可数的领导干部作家。多年来,他在人民日报、新华社、大连日报等诸多媒体上发表各种稿件超千篇,成为大连日报表彰的连续撰稿30年的优秀通讯员,被评为庄河十大模范通讯员。

更值得大书一笔的是,他退休以后被推选为庄河市楹联家协会主席,他像焕发第二青春似的引领他的团队积极深入基层、深入生活,广泛开展新楹联研究创作。十年下来,他的团队在全国各级各类大赛中有数十人、数百次获创作奖,被国内联界誉为独特的“庄河现象”,他本人也有千余副联在全国各级媒体中刊发,有20余副在《当代楹联家大观》《中国楹联年鉴》上刊登,先后出版和主编《吕有吉联论》《吕有吉言论选编》《仙岛联论》《光明》《韵飘黑岛》等联书,成为大连市十大杰出楹联家、大连市德艺双馨艺术家。吕有吉在另一个领域扛鼎起他对社会的责任担当。

慎独清欢终无悔

吕有吉工作中是楷模,精神操守上更是典范。慎独清欢,是他留给后人一部感人的励志书。他喜欢清欢独处,不喜欢灯红酒绿,有人曾经为他写下一则《陋世铭》,倒是他人生真实素描。

▲ 吕有吉在主席台上,一点官架子没有,甚至有些土气,却是那么接地气

作为一位“老功臣”,他曾经帮助过难以计数的人、让太多的人从困难走向富余,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富余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对别人极尽善良,而对自己却是异常苛刻,从不会为自己谋私利。他的生活极为简单,什么抽烟、喝酒、打扑克、唱歌、跳舞之类生活永远找不到他,他几乎与所有的娱乐方式绝缘,以至于有人给他送了个外号“抠门书记”。

▲ 办公室设在田间地头的吕有吉,看上去就是一个土干部,却是那么接地气

其实他有这个外号一点也不屈,同那些善于慷国家之慨的人比较,他实在是抠得很,他的抠也让自己身边人的吃了不少苦头。他在农村当书记时换过好多乡镇,每到一处都对自己的下属要求甚严,绝对不允许自己和他人慷国家、人民之慨,别想动不动偷吃小灶、捞小钱儿,沾便宜。他说,我当官儿,大家就别想搞腐败,否则就去别的地方混!

▲ 他在设施农业中与农民一起劳动

他自己平时最讨厌吃吃喝喝,他自己不吃喝,还要管别人不吃喝,他的绝招就是严看死守——就是一到中午饭点他就在大门口的传达室里看着,我就在这堵着,看你们谁敢去饭店?!记得,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笔者去他们平山乡工作调研,中午吃饭时,他下令只允许乡宣传员一人作陪在乡食堂吃工作餐。可是,那天一起参与调研的干部有4人,也正好赶上中午没吃饭,他们如果回家吃需要骑自行车走几公里、十几公里的路才行,即便如此吕书记也决不网开一面,回家吃去!饭点到了,他果真端端正正坐地在大门口秘书室里,眼睁睁地盯着几十名机关干部鱼贯而出,生生把那几个正欲陪客、“捞点油水儿”的机关干部吓得躲远远的。这情景让笔者一生难忘,这就是自己不吃喝也决不让别人吃喝的老吕!据说,那些年,一般乡镇的年吃喝费都得几十万、上百万,而他所在的平山乡一年吃喝招待费只有区区几万!

吕有吉敢对下属出此严律,完全是因为对自己能狠下来,身正影不歪。在一些人看来,他当书记这么多年,帮助过很多人,别人答谢他也无可厚非,但是老吕却从来不这样看,他甚至没有让为自己清苦了一辈子的老伴和儿子收受别人的好处,谁惹乎他会恼羞成怒、甚至破口大骂!如此,他怎么能“率先致富”呢?

▲ 这是他曾经蜗居的唯一一套城市居房

吕有吉家中生活之清苦绝对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用“贫困户”来描述也并非危言耸听!他长期在农村工作,家也一直安在农村,至于他的家惟—两三间茅屋、瓦屋而已!后来,他回城当政府部门领导,家人跟随他进城,也一直没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楼房,长期“溜房檐儿”,可他从来没有向组织提一个要求、伸过一次手。

▲ 旧沙发和一堆还没有收拾的报纸书籍,仿佛屋主人——吕老人家音容宛在

后来,当庄河市领导去他家走访偶然得知一直没有住房时都感到十分震惊!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都这个时代了,我们的老吕书记居然还租房子住!市领导现场办公,联系开一位开发商,求人家以优惠的价格卖给他一套经济适用房。可是,尽管这样他依然交不齐全部房款。幸好被善心企业家东方农庄董事长赵君知道,及时拿出4万元帮助补齐余款。“老吕住新房了!”——2005年春天这一令人酸楚的消息竟然成了庄河一大新闻!

▲ 上世纪八十年代,吕有吉参加庄河县党代会

吕有吉病了!积劳成疾使老人家罹患糖尿病、高血压、视网膜脱落等重疾,可是他依然乐呵呵笑对人生、慎独清守,不给组织提要求,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从不让老伴儿、儿子告诉别人,即便是他一并工作过的老同志,甚至与他深交近30年的笔者也未能告诉一声,自己无声无响地走去,留下了一声无尽长叹!

▲ 吕有吉推介起庄河品牌来,浑身是劲,口若悬河

吕有吉,一个习惯了餐风饮露、勤勉躬行、慎独清守的党的好干部、庄河好人,在他一生终了时,除了将模范共产党员、优秀党员工作者、党风廉政典型、十大新闻人物等等一大堆荣誉称号带走之外,其余什么也没有带,他孤傲清淡一身离去,没有给任何人留下一点麻烦,留下的只有庄河九十万人民对他深切尊敬与无尽的思念。正所谓:

一代典范净洁去,
精神作课后人修!

作者简介

马秉广:1959年出生于庄河县小孤山乡殿义村。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政治系。1984年参加工作。原庄河高中教师,后供职于庄河市委宣传部、机关工委、纪委、统战部等多个部门,现为庄河市委退休干部。曾任庄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庄河旅游摄影协会主席。先后在国家各级媒体中发表过新闻、散文、诗歌、理论文章及摄影作品4000余篇,获奖百余次;出版过专集《脚印》;获得过全国侨联工作先进个人等数十项荣誉称号。

如今,进入休闲时光中的他依然笔耕不辍,并在光影中追梦不止,续写他新的人生篇章。


来源:中广艺术网

下一篇:丁元利--个人简历【打印本页】【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