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艺术网
首页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黔版江姐闪亮登场,戏曲传承余音绕梁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06日编辑:本网记者保护视力色:

本网讯记者段丽娜报道:昨今两晚,由贵州省花灯剧院演出的贵州花灯戏《红梅赞》在2019年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与广大观众见面,观众对这出由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2019年度文艺创作扶持重点项目、根据中国十大经典歌剧《江姐》移植改编贵州花灯戏《红梅赞》予以充分的肯定。

同样一个江姐,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段,由不同的艺术家以不同的艺术形式来演绎,让观众只听那旋律的起落与情感的起伏,体味中国各地风格迥异的地域文化,倘若阎肃老先生有知,该是多么的欣慰。

《江姐》歌剧版是首版,排演于1963年,成形于1964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创作。它的音乐吸收了诸如川剧、越剧等戏曲声腔的元素和板式,所以,虽然是使用美声唱法来演唱,但其民族风格仍极为浓郁。

黄梅戏版是由安徽省黄梅戏剧团于1964年从歌剧版移植,作曲家时白林先生将西洋歌剧中的“主题音调贯穿法”应用于戏曲声腔中,配合使用“暂时离调”等手法,使得黄梅戏这一版的江姐形象,在诸多戏曲改编本中显得个性更为鲜明。据说道歌剧版的编剧阎肃先生曾盛赞严凤英表演的江姐,称其是戏曲版本中最为成功的。当然,这除了时老所作的精彩曲子以外,与严凤英等艺术家们的二度创作也是分不开的。使得这一唱段的层次更为分明。

越剧的版本由福建芳华越剧团排演于同一时期,由生行演员尹桂芳老师反串演出。由于尹老的嗓音条件以及唱腔特色,其所表现出来的江姐更为内敛和深情。

京剧版由国家京剧院排演于2000年,主演张火丁。其中的选段在戏迷中曾颇为流行。程派百转千回的唱腔,可能与江姐是一个本身带有亲切感的知识女性形象有关吧。

致以沪剧版和川剧版,都因歌颂了一位为迎接新中国诞生,百折不挠地与敌斗争,直至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的女共产党员唱出新人物、新的感情、新的气质来。这不能不说中国戏曲博大精深无处不化。贵州花灯戏《红梅赞》有两场戏特别值得观众咀嚼和玩味。其一,在川北的某游击队抢劫敌人军车以前,该剧安排了一个持枪国民党匪兵逼迫路边小饭馆主人杨二嫂给酒喝的情节。如此有力揭露了匪兵不付钱而在饭馆耍霸道的习气,充分体现了花灯戏《红梅赞》悲剧喜演的艺术特色。其二,在敌人三车军火被游击队劫持之后,该剧还安排了一个敌人严厉审问某老者为啥要参加共产党的一场戏。而这场戏特别令人发笑。原来该被审问者名叫蒋对章,敌人把他误会为游击队的“江队长”。他被保长拉去加入刮民(国民)党,可敌人却把这误会为参加了共产党。张冠李戴之中让戏更耐人寻味。黔版江姐唱腔不仅非常优美动听,而且配合剧情传达出了主人公和其他角色在不同场景中的情感表达。譬如,在剧中,安排主人公江姐有八九段长短不同的唱腔,而邵智庆扮演的江姐的每一段唱腔演唱,都很准确地体现了江姐这一角色特定的复杂感情。江姐刚上场在朝天门码头看见滚滚的长江水,便立即想起即将奔赴华蓥山开展游击战的激动情景,其唱腔也就自然体现了她作为一个战士的那种慷慨豪迈的满腔激情。后来,剧情突变,当江姐来到华蓥山时,却在无意中发现丈夫彭松涛已被敌人残酷屠杀并将头部挂在城门上示众时,她虽然心如刀绞痛断肝肠,但当她想起昔日与丈夫并肩战斗,还曾在长江边高山上被丈夫介绍进行入党宣誓的情景,此情此景令她化悲痛为力量,重新燃起了继承先烈遗愿的崭新斗争热情。

再后来,当江姐已来到川北投入到双枪老太婆领导的游击队参加战斗后,原来和江姐曾有过联系的地下党员甫志高,早已背叛革命当了叛徒。此时,甫志高带人来诱骗江姐,准备将其捉拿归案时,剧本为此安排了一个细节表现江姐认真考察分析甫志高政治表现而后产生怀疑的态度。这时,她唱道:“这地点重庆原本不知晓,他却讲老许同志亲口说;孙明霞分明已经遭逮捕,他却说身染重病受折磨。

如此抓住对方言谈举止的矛盾之处,终于从疑点的分析中做出极其痛心地判断。剧本安排了一个以江、甫二人相互察言观色为其特色的智斗场面。一段江姐与叛徒甫志高二人对唱,不仅用对比方式有力刻画了敌我双方的人物性格,而且,通过唱腔的幽默风趣,将花灯戏善于组织情节的艺术张力,做了尽情的表现。作为贵州省文艺精品创作重点项目,花灯戏《红梅赞》由知名导演潘伟行执导,梅花奖获得者邵志庆饰演江姐。作曲由贵州省著名音乐家杨小幸创作,唱腔上借鉴了安顺花灯小调《梅花》,这出极具贵州特色的花灯戏《红梅赞》,对弘扬民族歌剧的的发展无疑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来源:中广艺术网